自由的背叛者

  • A+
所属分类:医疗资讯

自由的背叛者 。
鲁索替尼(JAKAVI)摘 要:incyte公司鲁索替尼。自由的背叛者人类自由的背叛者:允许「强迫自由」的鲁索、黑格尔的「历史决定论」By 在二

自由的根本意思是不受束缚、不受监禁、不被他人奴役。其他的都是这意思的延伸,或隐喻性的说法。——柏林,《自由四论》
把某人的实际追求与选择和假定他如果是另一种人,或未来才会变成的那一个人,所可能会选择的事物之间画上等号,是一种极其可怕的假装,也是所有主张「自我实现」的政治理论之核心想法。 ——柏林,〈自由的两种概念〉

当我们将〈自由的两种概念〉理解为一种系谱学书写时,阅读的焦点必须首先放在两个层次之上:一、思想家怎样藉由理论与实践来响应自身所处的时代。二、概念或理论本身,也就是去脉络化之后的内涵。接着,透过对于两个层次内容的分别爬梳,我们可开始可视化这两个层次的各自发展路线与转折,一方面分析思想家的心境与策略,一方面掌握不同自由概念的抽象结构,以及自由概念怎样与其他价值概念结合成理论。最后,脑海里将浮现一幅具有历史向度的概念风景。这一幅相当立体的风景,包含三个思想层次,从最抽象的自由「概念」,到结合其他概念而成的「理论」,以及最有详细层次的「实践策略」,也涉及两种时间向度,一是人类历史的轴线,关乎不同概念或理论被提出的时间点,另一则是同一概念在不同时间点的蜕变过程,因此掌握起来颇为挑战读者的耐心与想象力。不过,作为系谱学的〈自由的两种概念〉有更重要的意涵。正如尼采的系谱学之首要目的并不在于历史的描述,而是为了让人理解有些人们以为理所当然甚至「必然」的事物,其实不过是历史的偶然性产物,无论是一种受到压迫的反应,或试图自欺欺人的举动——其目的在于批判。无论怎样,指出某种思想的历史偶然性,足以解消人们原以为那是天经地义的确定性甚至神圣性;指出某一种思想怎样指鹿为马或将黑的讲成白的,更是揭露其自欺欺人的本质。柏林的就职演说一开始便提及有些教授的理念足以毁掉一个文明、区分自由的两种概念,并指出积极自由的危险甚至藏有欺人的成分,而这就是他响应冷战的共产极权之方法。我们已经理解斯多克学派的积极自由概念怎样蜕变,也看到什么情境底下此一自由是一种逃避策略,本章则旨在说明积极自由的最危险之处,不仅是蜕变,而是能够翻转,成为一套以自由为名义来奴役他人的政治修辞!翻转吧,自由概念!看鲁索教我们怎么做Isaiah Berlin- Freedom & Its Betrayal (1952 Audio)事实上,柏林接任牛津大学讲座教授之前,已开始建构人类自由的系谱。时间段最重要的书写莫过于处置历史决定论的文章,以及他于一九五二年二、三月在英国国家广播电台 (BBC) 第三台(Third Programme,即 Radio 3 的前身)所做的系列演讲「自由及其背叛」 (Freedom and its Betrayal) ,关乎六位「人类自由的敌人」:主张人类天生就是趋乐避苦的艾尔维修 (Helvétius, 1715-1771)、提出「社会契约」与「人民主权」理论的鲁索(Rousseau, 1712-1778)、两位德国唯心主义者费希特 (Fichte,1762-1814) 与黑格尔(Hegel, 1770-1831)、社会主义经济学家圣西门 (Saint-Simon, 1760-1825),以及法国大革命之后却仍强烈捍卫君主制度和阶级社会的迈斯特 (Maistre, 1753-1821) 。根据学者克劳德的解读,他们其实能够分为三类。彻底反对个人自由的迈斯特是一类,对他而言,充满暴戾之气的人类需要的不是解放,而是抑制其恶劣本性发挥。致力于科学研究来谋求人类幸福,但漠视个人自由的艾尔维修与圣西门也是一类。前者根据其人性主张,认为趋乐避苦的人民唯有藉由法律扮演萝卜与棍棒的功能,才能使其行为真正符合自己的利益、获取幸福;自由与教育根本无效,所以不是重点所在。圣西门同样相信菁英统治,认为唯有技术官僚才能带领社会进步,而所谓的进步乃走向工业发达的社会;于是政府必须采取符合人性的有效管理,让社会的不同阶级都能努力工作,藉由理性社会计划来促进经济的整体生产与效率。对他而言,人民要的是面包,而自由不能当饭服用!至于另外三位,也就是柏林最为关切的一类,他们不是人类自由的公开敌人,也并非因为在意社会整体发展而忽略个人自由的科学家,而是比谁都大声呼喊自由,比谁都绝对捍卫自由,但按照他们的政治主张来做,将一步一步把人类带往自由的相反情况:奴役!他们就是柏林口中「人类自由的背叛者」,始作俑者不是别人,就是比谁都爱自由的鲁索。对柏林而言,费希特与黑格尔基本上都是延续他开启的思路,往前多走了几步。当然,黑格尔走得比较远,且建立起一座概念巨塔让所有住在里面的人都成了历史的奴仆,也因此本章第三节留给他。此刻,让我们先聚焦于鲁索身上,据他所说:为了使社会公约不至于成为一纸空文,它默许一种规定,即任何拒绝服从公意的人,全体就可迫使他遵守——唯有如此规定才能使其它法令具有力量。这也等于说,人们能够强迫他变成自由⋯⋯鲁索在《社会契约》中主张:「为了使社会公约不至于成为一纸空文,它默许一种规定,即任何拒绝服从公意的人,全体就可迫使他遵守。」这一段话出自鲁索的《社会契约》,也是政治哲学界所谓「强迫自由」(forced to be free) 的说法之由来。柏林在节目当中提及鲁索向来热爱「悖论」 (paradox) ,而且把这当作是化解「自由」与「权威」同时存在的表面冲突之解套方法,其关键就在于援引了「社会契约」(social contract) 的推论逻辑。「社会契约」乃源自于霍布斯 (Hobbes, 1588-1679) 与洛克 (John Locke, 1632-1704) 的英国政治思想传统,至今仍是西方政治哲学主流。其核心乃一套关于人们为何会从「自然状态」 (state of nature) 走向社会或组成一个国家的政治逻辑。霍布斯与洛克两位社约论者的最大差异在于,前者认为国家形成以前乃草木皆兵、人人为了生存必须夺取有限资源而处于恒常战争状态,根本没有个人财产的累积可能;洛克对自然状态的想象则基督教色彩浓厚,不但认为上帝创造的世界乃资源丰厚,人人得以享受,也能累积个人财产,而且具备了理性的运作,只是理性不足的人们将会为了怎样交易与分配、该采取哪样的道德原则、怎样理解自然法的内容而争吵不已,因此仍然需要政府的存在。姑且不论上述细节差异,此一思想传统假定社会乃一群人透过自主协议过程之后所共同签订契约(或说公约)而组成,其目的不外乎为了:一、 保护人们在尚未组成社会之前就已经拥有的东西,例如生命、自由,甚至 (如果洛克正确) 财产。二、 提供原先所处状态不可能确保的东西,像是和平、稳定、安全。据此,提供上述这些保障,就是人民组成国家之根本目的,也是成立之后的主权者(亦即统治者)之首要责任。鲁索的心思缜密之处,在于他发现这两位英国思想家把人们唯有在社会生活当中才能出现的习性,置入了自然状态的描述当中,例如:贪婪、竞争、虚荣、自私以及财富的追求……等等,是本末倒置。另一方面,他本人则替此一思维传统增添了一个新的面向:社会契约逻辑其实包含了社会整体必要时能够强迫个人接受公意的默契。所谓的「公意」(General Will) 指的是真正符合公共利益的集体意志,与「众意」(will of all) 不同,因为后者不过是所有着眼于自身利益的「个人意志」(individual will) 之总和。鲁索的想法是,与公意不符合的个人意志必然是一种受到自私或非理性要素所辖制的想法,本身即是一种不自由,因此,当国家或社会集体强迫个人去接受真正符合全体利益想法的时候,严格来说,是让他承认那个倘若没受到非理性要素捆绑的自己也会同意的想法,等同于将他从那个错误且狭隘的自我之中解放出来,等同于让他自由,让他的「真我」(the true self) 得到发声、重新掌控自己的机遇。柏林承认,鲁索的解套方法相当巧妙,因为那把原本应该在「个人自由」与「政治权威」之间寻求怎样妥协 (compromise) 的现实难题,转化为一个抽象思想层次上怎样达成化解 (reconciliation) 的理论问题。但,其实此举比斯多克学派将自由转化为理性的自我规训还糟糕,近乎邪恶,因为这根本就是概念的掉包,将「自由」一词的意思彻底翻转成必然与它对立的「奴役」实质。这是一种思想的背叛!积极自由里住着一个人格分裂的自我读过奥韦尔小说《一九八四》的人一定记得里面有个政府机关「真理部」,专司思想宣传与历史文献之改写,并配合政党利益假造真理,也应该难以忘记这部门所在的高楼上方,刻着「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柏林关于鲁索的书写,旨在揭露这种口号背后的合理化过程。这种理论犹如魔笛吹奏出来的音乐,美妙而动听、引人入胜,然而跟着乐曲走的人最后却都来到了一座监牢,而且都相信自己才是自由的!柏林在〈自由的两种概念〉当中再次提及了鲁索上述的方法,并直指「服从即自由」(obedience is freedom) 正是他的口号,而引君入瓮所仰赖的主要是底下的独特见解,亦即:「服从自己所制定的法律」,才是真正的自由!关键当然在于那个「自己」究竟该怎样理解?进一步解释,首先,鲁索认为现代世界的社会化过程不过是一个让人远离自己的过程,原本在自然状态底下所呈现的那种独立、自主,不依赖他人的本性与自己,全都堕落成一个自私、贪婪、嫉妒、爱慕虚荣、随时着眼于他人目光、致力于表面功夫的自我。是故,怎样拨乱反正,让人再次彰显出高贵人性的独立自主,成了鲁索的思考起点。当然,英式社会契约论欲保障的个人自由,以及洛克版本所通往的商业社会,是问题的源头,不是答案!出路在于重新签订社会契约,也就是制定一套真正符合「公意」的法律。因为这样的法律是当所有人都返璞归真时,将会共同制定且完全合乎客观理性,而非主观欲望的法律,所以当公权力强迫人们接受其规范,严格来说那不是「外力」,而是来自那个挣脱了现代枷锁的「真正的自我」所签订的契约——「成为真正的自己」。积极自由概念,也于焉诞生。鲁索并非没有道理。或许危险之处在于听起来很有道理,也合乎逻辑,且一旦我们接受前提,就必须得接受结论。此外,相较于消极自由的朴素,单凭肉眼看见一个人被囚禁在监狱之内,就认定他不自由,鲁索的心思似乎细腻许多,既能够在多数人认为理所当然之处看见(受制于欲望和他人眼光的)「不自由」,也能在一般人以为自由的背叛者不自由的情况当中看见(成为真正的自己才能有的)「真正自由」。毫无疑问,这种想法本身表达对于人性尊严的认可,也是对人类理性与进步可能的一种正面态度,至于其中所仰赖的逻辑推论,乃至于推论过程的严谨与繁复步骤,更是深深吸引向往精致概念、崇尚高深理论的思想家。柏林相当能体会如此的思想诱惑。不过,他也提醒人们别忘记一件事情:所有积极自由的说法都是一种「隐喻」 (metaphor) ,但始于一种「无害的隐喻」,却可能终于一种危险的政治理论。犹记本书第一章提及柏林早于二战之前开始关心哲学的论证方法,且秉持看重人类自身经验的英国经验主义的立场,一方面反对德国观念论思想,一方面驳斥逻辑实证论,因为前者要我们相信有个比经验世界还真实的神秘世界,甚至一个支配着我们的平行宇宙,后者则否认人生中任何道德两难的真实性,并将之视之为庸人自扰的情绪问题。此时,他告诫我们,倘若把隐喻当真且运用于政治领域,将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灾难!无论怎样,「成为自己的主人」是个隐喻。积极自由的支持者首先采取一种特定的人论,并且据此将自我裂解为受到奴役的「假我」与具备自我意识的「真我」。接下来,他们会提出一种策略或做法,使自主意识的我能够保持不受另一个我的干涉或辖制,甚至可进一步来控制、减少他的影响,抑或彻底地消灭他,让真我与假我最终归于一个。柏林称此一论证方法为「分裂人格」(spl自由的背叛者it-personality) 的隐喻。看在像他这样的经验主义者眼里,这不过是一种比喻,并非真的存在「两个」自己,而是一个人其实能够采取不同的观点来审视自己、判断事情。事实上,把隐喻当成实际的话,每个人都是双重人格的心理活动病患。然而,思想深奥的政治哲学家似乎乐此不疲。对柏林而言一、 采取此一隐喻来解说各种非理性或下意识要素怎样影响人的自主性时,不该忘记这只是个「说法」,因为每个人都只有一个自我,非理性或下意识因,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或性格的面向(就算双重人格的病患也只有一个肉身)。二、 双重人格隐喻,意味着积极自由在概念结构上容易让人重新界定「自由」,因而比消极自由危险。如果历史选择黑格尔,那全人类非奴即仆此一危险,在黑格尔这里出现了另一种致命的转折。采取双重人格结构的自由概念,论证上必先将两个人格塑造成一种对立,例如「理性的/非理性的」、「高阶的/低阶的」、「真正的/虚构的」、「应然的/实然的」等,再提出促成分裂的自我「复归于一」的方法。作为一个抽象概念 (concept),积极自由等于「自主」或「当自己的主人」,但,当人们开始思索怎样落实它的时候,当中的 「自己/自我」(self) 将必须进入比较详细的理论层次,涉及一种关于自我的理解 (conceptions of the self) 。对黑格尔来说,真正的自由体现于自我与世界精神的无缝接轨是故,积极自由通常以理论的而非概念的方法呈现,精彩之处也不仅在于双重人格的论述,更在于怎样达致对立的消解之上。鲁索藉由强迫自由来化解分歧,而这种分歧是存在个人与社会集体之间、显而易见的行为,黑格尔则论将此一分歧转化为自我与一般人难以察觉的「世界精神」(World Spirit) 之间。黑格尔的「世界精神」是个相当深奥的概念,能够从形上学、法政哲学、认知哲学等三个不同层次来分别理解为关乎「上帝」、「历史」、「认知」等不同的事物,而且层次之间亦存在某种特定的「逻辑」关系,从抽象思考的形式逻辑到详细事物之间的必然关系之大逻辑,不一而足。简而言之,黑格尔的哲学是百科全书般的恢宏体系,谈论的事物关乎宇宙的一切,而且将这一切全部置入一个概念巨塔之中。不过,撇开所有复杂的理论细节,上述三个层次全都具有同一个目的:自由!上帝的自由在于实现自己的存在(从「道」成为进入时间空间的详细实存)与创造本质(造物主);人类历史本身就是一个追求保障自由的过程,从家庭到公民社会再到国家的进程之中,保障的方法分别从血缘情感发展成道德约束,最后来到法治体系的建立,一步一步更加详细,也更加有保障;而个人的认知也能够藉由理解此一历史的演进过程,知晓神所创造的世界都有其善意与目的,因此,人与人的冲突以及个人与所处世界的扞格不入,全都来自于对上帝美意的无知、对历史进程的无知,而理解之后不仅达成与他人、世界乃至于与上帝的和解——最后,造物主也将与自己创造的世界达成大和解。套入双重人格的结构之中,是无知的自我与世界精神产生断裂才导致人在社会上彼此冲突,属灵上与上帝的关系破裂,而唯有获知真理,也就是修复了自我与真理之间的断裂,才有自由。换言之,真正的自由,体现于自我与世界精神的无缝接轨,在身、心、灵上逐步体现人作为受造物的本质;法治底下,个人与社会上与他人和谐一致;明白并接受上帝赋予人类历史的目的,达成自己与身处的时代之和解;屏弃「老我」,让因上帝恩典而重生的「新我」与神的灵合一。柏林认为上述的理论属于「历史决定论」(historical determinism) ,只是近乎神话 (mythology) 的一种。让我们借用中国的流行语「历史选择xxx」来解释柏林的批评。这当然是黑格尔式表述,同时意味着:历史选的就是对的,以及xxx的胜利是正当且值得庆幸的。对柏林而言,此类说法有三个危险。首先,历史被当作是个本身具有认知且会分辨是非的主体。诚然,倘若历史指的仅是过去发生的事,那这句话必须还原为单纯的「过去,xxx打赢了yyy」,而胜者不一定比较有道德正当性,除非加上其他事实,例如:「因为有人民的普遍支持」等。再者,此类说法犹如让「历史」——此时理解为过去所发生的事——成为判断是非对错好坏一切的判准,然而,这不过是「强权即公理」(might makes right) 的另一种说法——无异于「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逻辑!最后,这种说法也让权力菁英乃至于GM分子方便对号入座,宣称唯有自己掌握历史的进程,也就是正确且必然的方向,从而以此为名义「解放」人民,将反抗的民众视为阻碍人类进步的反动力量,若非需要思想改造,就是必须牺牲。对柏林而言,这不过是以「自由」之名包装赤裸权力的修辞,之所以能够如此则肇因双重人格的概念结构。比起鲁索允许社会集体奴役意见相左的个人,黑格尔让所有的人在理论上都沦为历史的奴仆,实际上则如同以此史观为权力基础的共产政府所示——除了掌权者之外,人人非奴即仆!药物科普:瑞士诺华NOVARTIS制药产鲁索替尼(JAKAVI)、芦可替尼、Ruxolitinib、鲁索替尼、芦可替尼、鲁可替尼、鲁索利替尼。印度全球直邮药房:ruxolitinib乳膏剂。

  • 微信咨询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WhatsApp 沟通
  •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